最高等级暴雨预警连发 郑州为何未见停课停业

这里是广告

  直到大水将小区全部淹没,黄华仍不敢相信,这将是一场席卷郑州全城的洪灾。

  7月20日下午,随着一场倾盆大雨倾注而下,整个郑州市区都开始变成一片汪洋,随后两天,包括郑州在内的河南全省,都被洪灾包围。

  死亡的阴影,遍布全城的道路塌方、断行,随处可见的抛锚车辆,都仍让黄华心生恍惚:大雨,怎么就演变成一场洪灾的?事前,自己怎么一点也没意识到?

  数百万人正常上班上学

  黄华接到的第一条暴雨红色预警信息,是在7月19日,由中国联通(600050,股吧)10010发送到自己的手机上。

  “郑州市气象台2021年07月19日21时59分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:目前,郑州市区局部降水量已达50毫米以上,预计未来3小时内,降水持续,累积降水量将达100毫米以上,请注意防范。”

  不过,一直在北方生活成长的黄华说,自己接到预警信息时,几乎是无感的。一方面,是郑州每年也会下几场大雨,虽然偶尔也有市民因为大雨被淹死,但毕竟是意外和少数。另一方面,是作为非专业人士,黄华对信息中提到的“降水量50毫米或100毫米”没有任何概念,也因此,她没有调整任何出行计划,或做任何物资储备。

  当天上午8点多,吃过早饭的黄华,眼瞅着3岁的孩子被家人冒雨送到幼儿园后,也按时去上班了。她甚至还在担心,雨下得这么大,上班会不会迟到?

  此刻,同样奔波在上班路上的,还有在郑州某教育公司上班的庞洋洋,24岁;在郑州某公司担任会计的芦笛,36岁……事实上,7月20日当天,由于并没有接到停课、停业、停止上班等通知,郑州这座千万人口大城,当天上午,至少有数百万人分别通过自驾、地铁、公交等各种交通方式,前去上班、上学,包括黄华在内的这些人都以为,这个下雨天,和往常一样,除了雨下得确实有点大之外。

  但此时,距离庞洋洋、芦笛等人的死亡,只剩下不到12个小时。

  数次预警,未见“停课、停业”

  黄华不知道的是,就在她前去上班的路上,郑州市气象局已经于7月20日上午9:08分发出了第117号《气象灾害预警信号》。

  第117号《气象灾害预警信号》由郑州市气象局局长李柯星签发,“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……预计未来3小时内,郑州市区及所辖六县(市)降水量将达100毫米以上,”该文件同时给出了防御指南:1.政府及相关部门按照职责做好防暴雨应急和抢险工作;2.停止集会、停课、停业(除特殊行业外);3.做好山洪、滑坡、泥石流等灾害的防御和抢险工作。

  不过,直到黄华赶到公司,她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“停课、停业”的消息。

  就在黄华浑然不觉时,郑州市气象局已经在7月20日当天,先后数次发出暴雨红色预警信号,并连续建议停课、停业,但此时,包括地铁5号线在内的郑州市内6条地铁线路却依然运营如常,包括京广路隧道在内的郑州市内几十条隧道也依然车流如织。

 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,在由李柯星先后签发的至少3份《气象灾害预警信号》中,都明确告知了防御指南:政府及相关部门按照职责做好防暴雨应急和抢险工作;停止集会、停课、停业(除特殊行业外);做好山洪、滑坡、泥石流等灾害的防御和抢险工作。

  不仅是郑州市气象局发出了红色预警、给出“停课、停业”建议的,河南省气象台也曾先后通过微博等渠道连续发布多次暴雨红色预警。

  按照有关规定,这些气象灾害预警信号,会被同时通报给教育、公安、住建、城管、交通运输、应急等行政主管部门以及郑州市一些主要领导,并由各单位根据预警信号的种类、级别和防御指南,组织实施气象灾害、气象衍生灾害的防御工作。

  这在国内很多城市,已是惯例。

  例如在2019年7月10日,当广东遭遇暴雨袭击时,深圳市随即宣布,全市进入暴雨紧急防御状态:全市中小学、幼儿园全日停课,学校应指派专人负责保护在校(园)学生(幼儿)的安全;用人单位视情况安排工作人员推迟上班、提前下班或者停工。早在2013年5月,深圳就出台了《深圳市台风暴雨灾害公众防御指引(试行)》。

  此外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地在内的国内不少城市,均会视暴雨程度不等,积极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。

  但在郑州市暴雨最为严重的7月20日当天,黄华除了收到几则提示降雨量与防汛“关键期”的短信之外,并没有获悉其他更多关于停课、停业的风险提示性准备。

  下午4点多,孩子所在幼儿园老师通知黄华,雨下大了,尽快把孩子接回家!黄华赶紧与家人联系,准备去接娃,但此时黄华所在小区洪水已达1米多深,让出门接孩子变得不可能。

  下午5点,到黄华下班的时间了。就在她犹豫要不要乘坐地铁5号线回家时,丈夫给她打来电话:“外面雨太大,能不回就不要回了。”她决定待在公司继续等待,此时的她还不知道,这个不经意的决定,正在挽救她的生命。

  几乎同一时刻,在郑东新区上班的芦笛,由于担心大雨可能导致家里漏水,决定冒雨乘坐5号线回家。按照计划,她将在月季公园站下车。与她同时乘坐这列地铁的,还有庞洋洋、屈玉霞、曹义嘉等其他500多名乘客。

  几乎同一时刻,包括朱云在内的数百名司机,则因拥堵被困于京广路隧道中,朱云花去将近2个小时的时间,从隧道的入口挪到了隧道的出口处。

  劫后……

  雨越下越大,一场“千年一遇”的洪灾袭来,就在此时郑州破防。

  后来流传于网络的视频显示,包括芦笛、庞洋洋、屈玉霞、曹义嘉等在内的500多名乘客,均被困于一趟编号为0501号的地铁列车内。出事时,列车前高后低,大水很快蔓延了整个车厢,即便站在座位上,水位还是漫过了一些乘客的脖子。

  同样被困于该列车的河南交通广播主持人丁小佩发文求救称,所有应急、消防,请救我们!我们被困5号线隧道(海滩寺—沙口路站),请扩散!

  几乎同一时刻,因拥堵被困于京广路隧道中的京禹达河南分公司总经理侯文超,曾经历过9年前的北京暴雨,他很快意识到,这不是单纯的大雨,而是一场洪灾,再不下车,就可能被淹死在车内!迅速下车的他,瞅着安坐在身后数百辆车内的司机、乘客,一边拍打车门,一边声嘶力竭地大喊,“车不要了!保命要紧……”他的一次发自良知的自救,也同时挽救了数百人的生命,但最终,一些未能及时逃离的司机、乘客,则消失在隧道之内。

  7月21日上午,肆虐了一个晚上的暴雨开始逐渐变小了,但此时,包括航海路在内的郑州市内外几十条道路,却成为一道道汹涌奔流的“地上河”。

  上午7点,黄华再次接到幼儿园老师打来的电话:“昨晚孩子在园里睡得很香,但现在幼儿园停水、停电,尽快来把孩子接回去吧。”

  黄华家里也停水停电,连电梯也停了。她的家人从20多层沿着消防步梯走下,踏着小区内一片片堆积的黄色淤泥,又在武警战士的帮助下,蹚过深过小腿、水流湍急的航海路,接回了一夜未归的3岁的儿子。

  当天上午10点,黄华蹚过被洪水淹没的道路,步行3公里、攀爬20多层楼梯,回到了家中。劫后余生的她,抱着两个年幼的孩子,痛哭失声。

  再次打开手机时,一则信息弹了出来:地铁5号线内的500余名乘客已经于昨夜被救,但包括芦笛、庞洋洋、屈玉霞、曹义嘉等在内的10多名乘客,却最终遇难。

  而此时,除了郑州之外,河南的新乡、周口等地,也开始因暴雨导致的洪灾陷入一片汪洋之中,大批百姓的房屋被冲毁,农田被淹没。

  7月25日,河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。据初步统计,7月16日以来,截至25日12时,此轮强降雨造成全省1144.78万人受灾,因灾死亡63人,失踪5人。

  而在曾经拥堵的京广路隧道内,抽水队伍连日来昼夜奋战,洪水还有0.8米高,截至目前先后发现了四名遇难者的遗体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黄华、朱云为化名)  

这里是广告,联系